霖薇

更all金向,凹凸小英雄家教万岁!王者荣耀张良,全职all叶向,黑篮啥哒嗯……主角控?

【all金】这是一只爱丽金(丝)上

金正悠闲的在树荫底下躺着休息,旁边她的姐姐已经睡着了,脸上用一本书遮住了脸,金侧头看了看,书封面的人好像是自己,只不过……有点女性化?

而且all金是什么意思呢?

但是乖巧的金,并没有好奇的把书掀开。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姐姐的威严。

然后他突然看见有一个戴着兔子耳朵的人在不远处跑着,金不可置信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下一瞬,他就被吓了一跳,那个人突然来到自己身边,快速的跑开。

金眨了眨眼,看了看自己正在睡觉的姐姐,最后还是决定追过去。

————————

金在很深的井里自由落体,他表示很不开心,他已经不知道在这个不知道有多深的井里过了多久了,反正姐姐应该已经醒了吧。

然后发现自己不见了……还不晓得会做出什么事。

一开始呼喊了一段时间姐姐和格瑞,之后金果断放弃了。

可又是太无聊了,他摆出超人飞上天的,又使出了奥特曼的绝招,模仿蜘蛛侠射来射去(突然污)……

他把脑子里能想到的英雄姿势都摆了个遍,却依然还没到底,他感觉那只带兔子耳朵的东西确实不应该追。

↑这是金对于此事第一次后悔。

“我该不会摔死吧?”金突然这样问自己,“话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然后啪的一声,在一堆被溅起的枯叶间,金得到了答案。

金对自己骨骼惊奇毫发无伤,甚至帽子也没有飞掉的情况终于难得有了一丝诧异。

等等!

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滞。

帽子……不见了。

穿着蓝色公主裙,却踩着一双增高鞋的金第一次这么茫然无措。

紧接着他在面前长长的走廊里又看到了那个带兔子耳朵的人。

金立刻不假思索的又追上去,使劲挥手,嘴上还大喊:“喂!你等一下!你是谁啊?这里又是哪里?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但是那个戴着兔耳朵的人丝毫没有理会,在转弯的时候,金终于听到他在喃喃自语的说:“不好赶不及了,怎么办嘛QAQ”

“裁判球?”金分辨出这是裁判球的声音。

金立刻跳上去扑住他。

     (•̀ω•́ 」∠)_
_(´□`」 ∠)_

啪嗒一下,拟人的裁判球被穿着公主裙的金压倒在走廊的地板上。

“金?”裁判球眨了眨无机质的眼睛,黑幽幽的眼中闪过一个Σ( ° △ °|||)︴的表情,紧接着又变为⁄(⁄ ⁄•⁄ω⁄•⁄ ⁄)⁄,他结结巴巴的说:“金大人,请放开我。我还要去找公爵夫人。”

“公爵夫人?”金那纯净湛蓝的眼中充满了疑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穿着小裙子的样子是怎样的一种视觉冲击。

裁判球点点头,“是的是的,虽然很着急,但是……”

他看着自己身上的金,一脸=v=幸福的任由金压倒。

金这才赶快爬起来,裁判球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个连金也看不清,但看上去很沮丧的表情。(其实是(´;ω;`)呜呜)

“很着急吗?”金赶紧从裁判球身上爬起,灿烂的笑了起来,“那么就不浪费你时间了,我跟着你就好。”

接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大厅中,金突然看到一只缩小的鬼狐天冲带着其他的参赛者围在一起,正在讲故事。

金一边打量大厅,还跟着裁判球,一边竖起耳朵听到了许些。

“格瑞和嘉德罗斯纵使相爱相杀,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浓厚的谁也插不进去。”鬼狐天冲虽然戴着面具,但是耳朵和尾巴却露了出来,他抖了抖耳朵,尾巴一直在摇,一本正经的说道。

“哇!是真的吗?”一名参赛者惊叹。

“请不要打断我说话好吗?”鬼狐天冲不满的说道,“这件事我哪里知道,我在讲故事呢!然而金作为格瑞的好朋友,其实也在偷偷喜欢我。”

“你在胡说!”金捏了捏鬼狐天冲的尾巴,气呼呼的说:“我才不喜欢你呢!”

鬼狐天冲看见穿公主裙的金眼前一亮,听到金说的话后一下子失落了起来,尾巴也不摇了,耳朵也下垂了,他闷闷的说道:“我是在讲故事啦……不喜欢我就算了。”

伤心难过的他咬了一口点心,然后一点点的变大,而且还把自己的面具取下来,等到适合的时候,放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等到金发现鬼狐天冲实在是太大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鬼狐天冲已经一点都不像他似的哭了起来,一滴泪珠就足以把金全身上下打湿。

金整个人都是蒙的,没过一会儿大厅就到处都是泪水。照这么哭下去,整个大厅都会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池塘。

金向四周看看,裁判球呢?

裁判球无助的在泪水当中挣扎,虽然说这些水仅仅只有半个小腿深,但是裁判球却一脸痛苦,不停的拍打水面。

“嗷,我要短路了!要是临死之前能够得到金大人的么么哒那我就能幸福的上天堂的!”

金拎着自己的蓝色公主裙走到裁判球身边,激动的晃了晃他,“裁判球!出口在哪里嗷?快离开这里啊!”

“我是在做梦吗?”裁判球做出一个祈祷的动作,眼中闪着光。

“没有在做梦啊!”金疯狂的摇晃着,就在这么短短一段时间里,泪水已经到了他的膝盖部分了。

然而这诡异的鬼狐天冲却丝毫没有想要停下哭泣的意向,依然在委屈的哭泣着。

“金不喜欢我,可我也要坚强。鬼狐天冲,别哭了。可……可忍不住啊。要是金…呜呜呜,金可以说出这种话…呜呜,那该多好……”鬼狐天冲抹着眼泪,断续的说道。

金听见事情有转机,立刻抬起头,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吼了一句:“鬼狐天冲!不要再哭了!这样我们会淹死的。”

鬼狐天冲擦了擦眼泪,眼睛红红的,眼边的泪痣衬得他有一点点妖艳,但是金是注定没这个心情欣赏了。

他听到金这话立刻就不哭了,然后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拿出一张非常非常小的面具,身体一点点的缩小,等到缩回正常大小的时候,他把面具戴到自己的脸上。

鬼狐天冲踩着齐大腿根的,自己流出来的泪水,溅着水花,跑到金的身边,委委屈屈的拉住了金的说,非常小声的说:“谢谢,我要跟着你,请你不要找你家的格瑞来,我非常不喜欢他。要是你作为一只鬼狐天冲,我想你也会理解的。”

‘不,我想我理解不了。’

金左边一只拟人的裁判球,右边一只鬼狐天冲,身上蓝色的公主裙在水中朦胧的飘摆着,金甚至还能在清澈的水面上看到自己的头上,居然带着一只巨大的蓝色蝴蝶结!

金第二次后悔,为什么要追上这只裁判球?

————————
写着写着突然觉得好好笑啊!鬼狐说真的实在是太occ了,可是真的好好玩(不)。

这里是上,至于还有多少篇都要看后面的出场人物了。

毕竟还有好多人物没出现。

感觉金穿着蓝色的小公主裙,头上顶着一只蝴蝶结,是非常的可爱呢!

@以薩 是这位小可爱的点文,不知道有没有写的让你满意呢?

我发现最近迷之高产,可能是宅在家里的缘故吧。而且只有在发表文章之后才敢回复评论,读者们的留评实在是太可爱了!_(´_`」 ∠)_

评论(1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