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薇

更all金向,凹凸小英雄家教万岁!王者荣耀张良,全职all叶向,黑篮啥哒嗯……主角控?

【all金】努力想着写作文的弟弟也很可爱!

桌子上的小闹钟秒针还在喀嚓喀嚓的转,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金皱着眉头,苦恼的咬笔头,手指在作文本上点啊点。

“有深度的文章吗?”金抓了抓头发,就连他最心爱的帽子也被他摘下放在桌子边上,理由是这个帽子妨碍了他的思维扩散。

金的房门是半开着的,听见门被推动的声音,注意力根本没有集中的金立刻反应过来,赶紧吐出笔拿好,看上去像是被打扰一样快速的转过头看向门口。

“金,还在想吗?”格瑞步履平缓,面无表情的端了两杯热牛奶走进金的房间,然后扫到了金一个字都没有写的作文本上,顿时面上又冷了几分。

格瑞放下牛奶的时候用力了一点,牛奶没有洒出来,但是那“噔”的一声,还是很有威吓力的。他冷着脸问道:“怎么还没有动笔?”

桌子上的小闹钟还在不停的转动,台灯把闹钟上面的时间照的很清楚,离金说只剩作文还没写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了,马上就要到睡觉的时间了。

金低下头,拿着笔在自己的草稿纸上胡乱的画着,头上本来十分有精神的,立起来的呆毛都变得软哒哒的。

他又抬起头对着格瑞,放下了手中的笔,眨巴眨巴水润的蓝眸,语气里带上一丝撒娇的意味,手放到脸蛋边,说:“我是真的想不出来嘛~格瑞哥哥,我也好难过。”

“格瑞,你就别训斥他了。”雷狮象征性的踢了一下房门,但没有用很大的力,然后十分优雅的走了进来。

“我没有训斥。”格瑞冷声,这个黑锅他可不背!

“恶……雷狮!你不要来这里打扰金。”安迷修正气凛然的走进金的房间,对着雷狮毫不客气。

“辣鸡弟弟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嘉德罗斯闻声赶来,一进房门就十分霸道的扑到金的床上,同时嘲讽,接着翻身坐好。

“我看各位哥哥也不应该在这闹着堆着。”鬼狐天冲仿佛拿了剧本一般自信,淡定的笑着,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同时拿着一沓纸和好几支笔。

金对自己的房间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人表示很心塞,索性趴到桌子上做装死的状态。

“要不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吧。”鬼狐天冲这么说着,顺手打开了墙壁上的灯,顿时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好啊好啊!”金立刻从装死的状态活了起来,一下子站在凳子上跳了起来,兴奋的拍手。

“我已经很久没写过作业了。”嘉德罗斯首先提出声明。

“不需要你。”格瑞面无表情的给了他有力的一击。

“恶……雷狮,我看你也写不出什么有深度的东西吧?”安迷修从鬼狐天冲那里拿过纸和笔,第一时间说道。

金趴在凳子的后背上,手里攥着笔,笑嘻嘻的感叹一声,“啊~安哥哥和雷狮哥哥感情真是好呢。”然后蓝色的眼珠在眼眶里咕噜咕噜的转了一圈,瞄到了桌子上的热牛奶,接着又说,“还有,安哥哥你饿了吗?我这里有热牛奶,你要不要?”

“我们感情哪里好了!?”雷狮和安迷修简直不能忍,立刻异口同声的说道。发现同步之后,立刻怒目相视。

“金,牛奶是给你喝的。”格瑞瞬间不乐意了,立刻冷声说道。

明明自己都贡献出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了,金居然还胳膊肘往外拽,简直也不能忍!

“QwQ格瑞哥哥我知道啦。”金很委屈的点点头,但是回想起刚刚哥哥的同步,又噗哧一声笑出声。

金:即使我很小,但是我也很懂的。

安迷修和雷狮(被捂住嘴巴):不,我没有,我不是……
——————————
大家分好纸和笔之后,嘉德罗斯本来想一个人霸占整张床,结果被其他四人联手踢了下去。

虽然他很厉害,但年龄也摆在那,面对这四个人联手,其中格瑞有着和他差不多的实力,所以他也很无力反抗(主要是不敢用太大的实力,免得损坏什么),最后只好坐在地毯上,然后又悄悄的向金挪动了几下。

“有深度的东西……是什么呢?”雷狮本来就是受不了皇家那一套所以才自己出来浪的,文章以前自己写过不少,但大多都忘得差不多。

“其实……我一直认为银爵哥哥很有深度的。”金双眼冒着小星星,一脸崇拜的。

黑的多么有深度哇!

“金,你在叫我吗?”银爵十分自然的从窗户溜了进来,正好今天他回来了。

床上的四个人表情凝重,就连坐在地上的嘉德罗斯也是一脸不爽:这货动作很娴熟啊,一看就是爬窗不知爬过多少次了,下次得要装修一下窗户了。

“怎么都在?”银爵这才反应过来,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看来今天要和金一起睡的想法要破灭了。

“我们在你很意外吗?”格瑞握笔握得十分紧,自己迫于哥哥的威严(人设压力)这种东西很少能与金这么亲密,然而这个人!他!居然!回来十有八九都能和金,一!起!睡!觉!

“……不,什么事吗?一起来写。”银爵眼神冰冷,立刻把自己那柔软的一面收了。

————————————
桌子上的闹钟秒针依然在喀嚓喀嚓的转,时间依然在流逝,但金房间里静的连掉根针都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先前很是闹腾了一番,见金好像有点黑化的气息,这才吓了一跳。

再这么吵下去,还不晓得会做出什么事,之后停止下来。造就了这幅安静思考的模样。

“啧,还不如把老师杀了。烦的要死的垃圾作业。”嘉德罗斯不爽的小声说道。

“他们的老师是丹尼尔,你可以去试试看。”雷狮眼中的冷光闪过,裂开嘴笑了笑,他不仅和安迷修气场不合,其实对和他同样霸道的嘉德罗斯感觉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其实丹尼尔老师也很有深度呢~”金回想着,也是满脸的崇拜。

“我想我知道了!”金脑中灵光闪过,眼前一亮,他立刻从凳子上跳下,飞快的把哥哥手中的纸和笔拿过放到桌子上,然后一个又一个的推出房门。

“你们不要在这打扰我写作文了。”金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拦着他们,不让他们进来。

各位哥哥表示很难过,有几位哥哥不走寻常路的看向了金的脚,哇塞,这样如珍珠般圆润的小脚趾也很可爱~

格瑞大佬居然还没等关门,就毫不留情的走开,其他各位哥哥都表示很诧异,但是格瑞内心笑了笑,表示他们还是太嫩了!

金顶着门口各位哥哥炽热的目光垫起脚尖,啪嗒一下,把灯关上,只留下自己桌子上的台灯,发出幽幽的光芒,然后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金赤着脚,踩着柔软的毛毯,走回桌子边,坐到凳子上,拿起笔,下笔如有神的写了起来。

‘一片漆黑的夜晚,是抹不开的深沉,银爵哥哥与这黑夜融为一体,正如他本人一般极富深度,但他的内心,是最柔软的,他虽然经常不回家,但是会在夜晚给我一个爱的拥抱,会…………
而天边那皎洁的明月,让我回想起了丹尼尔老师,如此的神圣,微笑下是浩瀚的知识,老师啊!您对我的爱我无以为报………’

金从未觉得有着流畅的思维的感觉是如此美好,作文他很快就写完了。

金收拾好书包打算睡觉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桌子上还残留着淡淡余温的牛奶。

正好这时门被敲响,非常小声的敲门声,但是却不会让人无视。

金顺手拿了一杯牛奶,一边喝着,一边走向了门口,然后打开了门。

格瑞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牛奶在喝吗?”格瑞明知故问,金嘴边的那白色的牛奶的痕迹已经暴露了。

金自豪的点点头,努力睁大蓝色的眼睛,举起手中的牛奶,“我就在喝,格瑞哥哥,作文我写完了!”

“嗯,那就好。”格瑞面无表情的说道,接着面无表情的走进了金的房间,顺手关上门。

然后步履平缓的走到金的桌子上,拿起他的那杯牛奶一饮而尽。

由于是背对着金的,格瑞还回味的舔了一下嘴唇,嗯,味道不错。

然后十分自然的走到了金的床边,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好了,今天晚上我就看着你,跟你一起睡吧!”

正在努力喝小牛奶的金用小舌头舔了舔嘴边的奶,高兴的点点头。

“好啊好啊!格瑞哥哥!”金高兴的喝完小牛奶,然后扑到床上,拉住格瑞比自己还要大几圈的手,蹭了蹭。

格瑞推开了金,把头扭到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服。

金钻到被窝里,露出一个小脑袋,眨巴眨巴眼睛的,十分期待的看着格瑞。

格瑞脱的只剩下一条短裤,看上去十分不想,不愿意的也钻进了被窝。

内心:我!特么!也!可以!同床共枕啦~

——————————
(严肃脸)我本来想写一个有深度的文的,但我发现我真的写不出来(哭唧唧),本来只是想让金代替我写个有深度的作文,莫名其妙发展成这个样子……我!………

崩就崩吧!我已经放弃自我了,QAQ虽然这么说还是很心痛。

什么时候出第二季,我再补一遍,争取一边补一边做好笔记。虽然说做了笔记,也不是能够很好的把握人物性格。

评论(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