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薇

更all金向,凹凸小英雄家教万岁!王者荣耀张良,全职all叶向,黑篮啥哒嗯……主角控?

【all金】金的数学与音乐


“好麻烦,真的好麻烦啊。”金苦恼的皱眉。

居然这样才能过关吗?真是麻烦的规则,这样的话也需要自己小心谨慎了。这样计算来计算去,可真是件麻烦的事。

金在心里也小小的明白,有这种规则,更加麻烦的是人心。但是金是绝对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朋友的!

金对于数学方面并不是很感冒,他的逻辑推理能力只能算是一般,相反,由于个性比较开朗活泼,脑洞也很大,他有点喜欢音乐,偶尔会哼上一两句。

“紫堂,我最相信的是你了。我们可是朋友!所以你不要害怕。”趁罗德烈在滔滔不绝,金凑到紫堂幻耳朵旁边小声说道,说话时吐出的气呼在紫堂幻的耳朵上,登时让紫堂幻面上一红,慌忙的把头往另外一边侧,点了点头。

紫堂幻心中的那些紧张,莫名的就平定了下来。

─────
金一边冒着星星眼赞叹不已,一边却一点一点的思维蔓延开来,想到了自己以前小时候的日子。

登格鲁星是真的完全不被神所眷顾,但是金在姐姐的保护下过得很不错,而且自从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莫名其妙的会抽出时间来陪他玩之后,金的小日子就过得更加快活了。

大部分的时间金和格瑞会在森林里随便找一片空地,然后肃清旁边的野兽之后一起安安静静的坐在空地的最中间,这个时候阳光也会照进来,虽然非常的灼热,但也是令人喜欢的温暖的温度。

金会开心的眯起眼睛,只在缝隙中露出眼中点点星光,然后轻咳两下清清嗓子,用非常清亮的少年音哼着古老的旋律,带着一种莫名的韵味,仿佛时间都能在这一刻止住。

格瑞手依然是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武器,在这个星球上,一切都不能掉以轻心。

但是听着金的歌曲,格瑞的注意力却总能一点一点的被他吸走,最后在不知不觉中静静的注视着哼着歌的金,眼中的坚冰也一层又一层的退下,只留下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格瑞看着金,阳光照射下的他是那么的璀璨,一头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最耀眼的太阳一般。

金唱完了歌,就心满意足了。

格瑞这才在内心莫名有些怅然的反应过来,然后保护着金,为他开路,慢慢的走回家。

金也由一开始的肆意洒脱,慢慢的变为……嗯,有点怂的状态。

他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时间,所以一刻不停的紧紧的黏着格瑞,天南地北的聊些稀奇古怪的话题,格瑞也在内心无奈的叹气,真不知道金是怎么想出这些问题的,估计在心里也记了很久的时间。

但是距离再远,也终有到达的时候,金他脚步越来越缓慢,几乎是在抱着格瑞胳膊的姿势下被格瑞拖着进了屋子,然后格瑞拿出有些破旧的纸和一支笔,坐在桌子前面,一笔一画端端正正的写些数学题给金。

“为什么要做这些嘛。”金这一朵阳光灿烂的小花瞬间焉了下来。

“以后姐姐和我都不在,那么你就要学着计算着一切。”格瑞面无表情的回答,看上去好像谈论的是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手却握笔握得更紧了一些。

凡人皆有命,除非,你能赢得,凹凸大赛!

“怎么可能?”金可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惊叫起来。

“什么都有可能。”格瑞差一点划破了纸,这些纸太脆弱了。但是这里的高科技产品并不多,纸只要小心一点的话还是可以用的。

金低下头想了想,接着握紧拳头很坚定的说:“那样我无论如何,也会努力去找你们的!”

格瑞放下了手中的笔,紫罗兰一般的眼中愈加深沉,他低声说道:“不需要你来找,你只要首先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金不服气的想要说些什么,却意外的被格瑞打断。

“好了!快完成吧,我希望这一次你错的不要太多。”格瑞端正的坐在金的旁边。

金委屈巴巴的鼓起腮帮,一点一点的挪到桌子前,慢吞吞的坐好,又迟缓的拿起笔。

哼!辣鸡数学,毁我青春,费我时间!

但是金万万想不到,后面证明,果然还是……

还是要学好地理比较重要!(论金你迷路了这么久的原因)
──────
思维回到现在。

金觉得自己还是很厉害的,毕竟现在自己不就是找到了格瑞吗?很快,很快就能找到姐姐了!已经有线索了!

金内心又有点想哼歌了,然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古老的旋律从嘴边哼出,金嘴角一点又一点的上扬,露出了自己可爱的小虎牙。

“你真的是莫名其妙啊金!”罗德烈愣了愣,接着他的脑袋在地上打了个滚,回到了金的手上。

不过这小子唱的歌还蛮好听的。

───────
格瑞的内心小剧场:

格瑞(面无表情,眼中有点小得意):金唱歌还是很不错的。但是金的数学这个样子我还是很担忧的。

嘉德罗斯(不屑一顾):只是唱歌而已?哼哼,渣渣的数学可真是垃圾啊,果然还是很需要我的,毕竟………我可是全自动高科技无需后备能源武力强大脑壳儿聪明虽然只有九岁但还是很厉害的机器人。

雷狮(更不屑一顾):机器人又怎么样?我可是雷·经受过高等教育·皇子·狮,由我来教导肯定更加出类拔萃。

安迷修(冷眼):你们?教导这件事自然要正直的我去了。

鬼狐天冲(异常得意):诸位大人,恕我直言,我现在可是存在于金的内心深处!而且语言天赋满级,由我教导是再好不过的,告辞!(跑去尝试了)

格瑞(计划通):‘哈哈哈哈金可是非常不喜欢数学的,你们一个个都要完哈哈哈哈!’

现实:

卡米尔:金,你可以和我一起弹钢琴吗?而且我想听你哼歌,太远了听不见,要不我们这样坐吧!

金:可以呀,不过坐你腿中间真的不碍事吗?

卡米尔(兴奋):不碍事,你放心。
─────
莫名其妙写出来的。整整一周,我的脑子里都是金对于1+3,2+2等于4,这种数学题的苦恼。莫名的心塞。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过一个数学不好的人是因为逻辑推理能力不高,但是他们音乐天赋很好。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想要我可爱的金(嗯,我可爱的金)唱歌了。这不!格瑞都坚冰融化了。

评论(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