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薇

更all金向,凹凸小英雄家教万岁!王者荣耀张良,全职all叶向,黑篮啥哒嗯……主角控?

【all金】不一样的世界一样的人

“这里是哪里?”金看到周围突然陌生的景色,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这是一片极为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忙碌的做着自己的事,车川流不息,金茫然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金,你怎么在这里?”紫堂幻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脸焦急的拉着金的手。

金终于见到一个认识的人,顿时眯起眼睛舒适的笑了起来,清亮的少年音中带着点疑惑:“紫堂,终于有一个认识的人了!这里是哪里呀?”

“诶,你果然是迷路了。”

“不…不是迷路…”金一脸认真的想要解释。

“好了,我们快走吧,要不然的话他们发现你逃走,一定会来抓你的。”紫堂幻一只手紧紧抓住金的手,生怕金一溜烟就消失在自己的眼中,另外一只手扶了扶眼镜,眼中闪着坚毅的光芒。

“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得到你的!金!你相信我吧!”紫堂幻咬咬牙,下定决心要把金带到格瑞那边去,只有格瑞才能在这种暗潮涌动的时候保护好他。

金莫名其妙的被紫堂幻拽着手在人群中奔跑着,心中十分怪异。他们足足跑了数十分钟,才终于在一座大厦面前停下。

“金,你没事吧?”凯利踩着高跟鞋,焦急的扑到金身上,两只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金对这种见面方式倒没有感到有多大的诧异,相反,凯利这么热情的态度让他很高兴。

“凯莉!”金听得笑意满满的蕴含在他那微微弯起的湛蓝色眸子当中,耀眼的难以让人直视。

他微微抬头看向此时此刻的凯利。

凯利五官更加深邃了一些,脸部相比之下还是有点柔和,除了某个关键部位是一如既往,其他也只有一些细微的变化,但是这就是凯利!

“金宝贝儿,现在这种时刻你可以答应和我在一起吗?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凯利极为强势的搂着金,在金有一些婴儿肥的脸颊上轻啄,露出一抹微笑。

“诶?凯…凯莉?”金顿时脸红了,凯莉他的动作让他极为不适应,心中的怪异感越来越浓烈。

“你还不能接受我吗?居然还来这里寻求格瑞的帮助,看来你还是没开窍,你不知道他对你的感情吗?”凯利含着棒棒糖,极为不屑。

“希望你不要再犹豫了,要是嘉德罗斯和雷狮解决掉了家族的事情,我想你就应该没有选择的权利了,还不如好好的跟我过日子。”凯利伸手挥来星月刃,拖着金就直接飞离了大厅。

“凯利,请你照顾好金!把他送到格瑞那里去吧!”紫堂幻握紧拳头,抬头大吼。

接着他低下头扶了扶眼镜框,心中从所未有的坚定:既然自己爱的人已经安全了,接下来,就让自己独自面对风浪吧!就用事实证明自己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弱者!

凯利不屑的轻笑,那笑声小到只有在凯利怀里的金才听的到,“不需要你说,这笨小子我也会护好。”

凯利的眼神游离了一瞬间,至于格瑞,哼,想都别想!

现在估计还在忙吧?

─────
格瑞极富气势,沉稳的坐在办公桌前,他的对面是看上去镇定无比的秋和丹尼尔。

“虽然你和我家金从小一起长大,但这并不是你一人独自想要占有我家宝贝的理由!”秋微笑着说,“你在我这也学到了不少,今日我也不要你还了,我给你500万,你离开我家金。”

“离开他。”丹尼尔不紧不慢的拿出支票放在格瑞的面前。

“秋哥,你觉得………你这可能吗?”格瑞手中出现一把小小的绿色的小刀,秋脸色一冷,他自然知道这把刀是什么。

“你要对抗我们俩?”丹尼尔的身后出现了无数白色的破碎的方块,只消他的主人一个意念,就能够瞬间凝聚成强大的武器。

秋的气势也一点一点的压下来。

───────
“凯莉,现在我们要去找格瑞吗?”金眼睛冒着小星星,十分期待的问道。

与此同时他的脚下召唤出自己的箭头,接着极为炫酷的大吼一声:“矢量疾走!”

凯利手一松,金稍微一晃就飞到了他的旁边。

“不,现在他那里还有事情,我们可不能去打扰他,我们先去……嗯,鬼天盟吧。”

金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纵使他知道凯莉这样眼中溢满笑意的样子肯定是又在计量着什么,但是他却丝毫不认为凯莉会害自己。

于是凯利就这样难得顺利的带着金离开了那座大厦,在城市的顶空穿梭,最后在移动高耸入云,用烫金的大字写着鬼天盟集团有限公司的大厦的天台缓缓落下。

鬼狐天冲也如同凑巧一般,打开了天台的大门,他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目光,抖了抖毛茸茸的耳朵,本来插兜的手不紧不慢地抽出,拉了拉衣襟,把衣服整理得更为整洁一些。

“鬼狐天冲,你怎么不撒个香水再出来?”凯利心情十分不好,对于眼前这个人无论他什么样子,对凯利而言多接触一会儿,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面对金我当然要更得体一点。”鬼狐天冲摸着自己眼角边的泪痣,就这么一点,不知道被多少人赞美过它的性感。

“准备好了没有?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凯莉捋了捋自己的长发,乌黑的长发发尾一晃一晃的,仿佛在宣示着它主人的好心情。

然而此时,尖锐的警报声突然响起,伴随着警报声的,还有从远处而来却异常清晰的声音。

“离开?”

空中划过一道异常清晰的蓝色影子,一名褐发男子笔挺地站立在蓝色的剑上,纵使速度再快,风再大,他却依然凛然不乱,保持着自己独有的风度。

“双剑安迷修!”

“我绝不允许你们伤害任何人!若我身为最后的骑士,连自己挚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又何谈什么骑士?”安迷修说到动情处眼中更加坚定,从剑上潇洒一跳跃到天台,带起的风吹着他的衣服和头发,更添几分帅气。

“你们,在说什么啊?”金对这个世界布满了疑惑。

“你不要害怕,金。纵使他们都强迫你,想要逼你爱上他们,身为你的骑士,我最后一刻也会守在你的身后!”

“啊?爱什么……”金脑袋晕乎乎的,的确,一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大家对自己的态度都很不同了,不少人还有很多改变。

伴随着与之前一般的刺耳警告声,一抹绿色划过天际。

凯利瞬间变了脸色,抱着金匆匆蹬了几步,天台的地上被他踢出了几个深深的印子。

下一瞬,脸上布满寒意的格瑞落在了刚刚凯莉和金所在的位置。

“格瑞!”金顿时欢快的呼唤着。

格瑞与之前一样的锐利的白色头发,霸气的姿势,冷漠的气质。

可以说一点都没变。

“金。”格瑞望向金,坚冰似的眼睛瞬间化为盛满爱意的水。

金被巨大的改变吓得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险些从不离身的帽子都要掉了。

“格瑞,你怎么了?”

“金~我没什么,你不用担心我。”格瑞笑了。

幸福的笑了。

饱含爱意,幸福地笑了。

饱含爱意,幸福而又甜蜜的笑了。

金木木的望着那幸福的笑容,脑海中的认知世界轰的一下,瞬间崩塌。

“啊啊啊啊格瑞你不要!……”金震惊而又崩溃的大叫。

但下一瞬,他发现周围的景色又变了,是一片森林。

景色熟悉又陌生,自己正坐在这森林当中的一块草地上。

────

蹲在草丛当中的格瑞正安静地,远距离的欣赏着自己发小的睡颜,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差点叫出了声。

格瑞冷着脸:要冷静,要冷静,不能冲动。

────

“啊,回来了。”金庆幸的叹了一口气,啪叽一下趴到草地上。

─────
做了个好梦吧?

安迷修靠在树枝上,茂密的树叶遮挡了他的身影。

────

“他们那是喜欢吗?”金翻过身,看向湛蓝的天空。

─────
啪嗒一下,是树枝断裂的声音,金没有过多的察觉,但是他周围的其他人却一下子察觉到了。纷纷怒目看向那个制造出声响的人。

嘉德罗斯以极为犀利的眼光反怼回去。

一群不要脸的!

紧接着众人又纷纷担忧的看着金,刚刚说出来的话,真的让人很在意啊Σ( ° △ °|||)︴

─────

“太奇怪了,大家要是变成那个样子了该怎么办啊。”金苦恼的一根一根地拔着草。

旁边的人只觉得金那样鼓着腮帮,一根一根的拔着草,仿佛就是在把自己头上的头发一根一根地拔走似的,内心有种和秃顶的担心差不多的担忧感。

但同时心又被萌的痒痒的。

可以说痛苦并幸福着了。 (诶……没头没尾的_(´□`」 ∠)_我已经是咸鱼了,就想看大大画画写文了。)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