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薇

更all金向,凹凸小英雄家教万岁!王者荣耀张良,全职all叶向,黑篮啥哒嗯……主角控?

每次外出刷怪都能遇到嘉德罗斯怎么破?

今天的金依然精神抖擞。

一大早金就拉着凯莉和紫堂幻就跑到水晶之森刷积分。

“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凯莉双手抱胸,不屑的说道,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接着俏皮的对金和紫堂幻眨眨眼,说道:“要不,我们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凯莉…这,这就不用了!”金回想起初次和凯莉遇见的那段时间,挠挠头发有些后怕。

不过幸好的是,最终凯莉还是成为了自己的好朋友呢!

金心情一下子阳光起来。

还有紫堂!格瑞!大家都是能够并肩作战的最好的朋友!

此时此刻不知在何地的格瑞只觉得背后发凉,心里也拔凉拔凉的。

“嗯,随便你啦!反正我还要靠你保护呢。”凯莉耸耸肩,似是很无奈的说道。

紫堂幻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一边分神听着两人对话,只觉得冷汗淋漓。

什么时候星月魔女凯莉轮的到被别人保护的地步了?回想起自己以前被骗得那么惨的时候,紫堂幻终究还是很惧怕。

“你们,你们先不要说了。”紫堂幻压低嗓子小声说道,“好像有怪物群来了。”

三个小斯巴达埋伏在草丛里,随时打算战斗。

金顿时安静下来,凑到紫堂幻身边,同时,手里凝聚着元力。

“金!你怎么离我这么近?”紫堂幻顿时一惊,犹豫又不舍得稍稍分开一些,脸上染上一抹不明显的晕红。

“哼,怎么?你还嫌弃你的伙伴吗?”凯莉哼了一声,有些不屑,接着又极为轻视的说道:“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她是这样说着,但也还是乖乖的趴着没有发出动静。

“别怕嘛!有我们三个人在的小队,肯定会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金自信满满的安慰道(自以为),同时凑得更近了一点,一条胳膊揽住了紫堂幻的肩膀。

紫堂幻已经满脸通红,节节巴巴的说不清话。

“金,这…这太近了…我真的%#*@”

↑真说不清话

此时大家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奔跑的野怪群。

“紫堂,等会再说这件事,准备好了吗?我们这次要全部都消灭掉哦!”金稍微松开了几分,目不转睛的盯着野怪群,脸上少见的有几分凝重。

“好的,做好准备!”紫堂幻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下来,纵使金再可爱自己也要正人君子啊!

凯莉依然是极为轻松,甚至望着两人的互动还轻笑了一声。

“准备!进攻,小斯巴达们!”

三人顿时从草丛里窜出。

凯莉游刃有余的操控着星月刃,简直是在屠杀一般,甚至还让野怪群不逃离。

金手中出现数个矢量箭头,一瞬间便撂倒了数十头,紧接着矢量缠绕等多个技能,虽然元力消耗的略快,但也还在承受之中。

紫堂幻命令着小斯巴达们,但依然有些手忙脚乱,进度慢下了不少,所幸还有凯莉控制着野怪群,不让它们四散逃离。

可以说三人现在已经算是极为强大的等级碾压了。

“真没意思啊!”凯莉闷闷不乐,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好玩,好吗?

“等再过两天我们就能去更厉害的地方了!现在我和紫堂只是在熟练技能而已。”金注意到了凯莉的不开心,连忙安慰。

毕竟作为一个团队领袖,总是要安抚人心的嘛!

背负着登格鲁星的希望,自然也要有成为领袖的觉悟!

“什么鬼!?一群正在闹腾的渣渣!”嘉德罗斯从天上跳下,闪亮登场,一棍并将野怪群全部横扫完毕。

就连反应不及的紫堂幻也措手不及的摔倒在地上。

然而金骨骼惊奇,毫发无伤,顺着腾起的灰尘翻转过身后帽子也没掉,四周一扫看向了嘉德罗斯………

“渣渣,看我干什么?”嘉德罗斯收回棍子,发觉金在看自己,瞪了一眼他,恶声恶气道。

………身后倒地的紫堂幻。

金赶紧起身跑向紫堂幻,嘉德罗斯眼睁睁的望着金焦急的跑向自己(并不是),内心不知所措,嘴上却依然怒吼道:“渣渣!你要来投怀送抱吗?离我远点!”

“紫堂!你没事吧?”金在离嘉德罗斯不远的地方完美的绕过他,担忧的奔向紫堂幻。

嘉德罗斯的脸瞬间拉了下来。

我操,好丢人!老子竟然丢了这么大的脸!金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吗?

我们这样双向暗恋有意思吗?我还不知道你喜欢我?

小妖(精)金,就知道调情,有种上啊!

今天的嘉德罗斯内心也很ooc。

“渣渣!”嘉德罗斯异常愤怒。

雷德见怪不怪的后退几步,祖玛内心叹了一口气,表示已经不想在自己内心的小本本上记下老大的这些行为举止了。

都记满了,好吗?

老大为什么还没有发觉金真的没有暗恋他?

“哎呀哎呀,真是悲惨呢。”凯莉由于置身事外,所以很不负责任的幸灾乐祸。

当然,面对嘉德罗斯她也十分警惕,早就离得远远的,并且随时准备好跑路。

只是想要幸灾乐祸都得做好要豁出命的准备,这世道想要快乐怎么会这么难呢?

不,想要快乐,你只需要有金就可以了。

吸金很爽的。

↑但是吸金一时爽,如果不想事后火葬场的话,你得要没有收到金的朋友卡,无亲情关系并且你和他关系很好。

这恰恰是最难的地方。

也是在意料之中,嘉德罗斯只是瞪了一眼离的极远的凯莉,凯莉顿时感到一股巨大的气场,差点让她从星月刃上掉下,但这种气场只有短短一瞬,立刻就消失了。

凯莉后怕不已,于是她决定对嘉德罗斯吐吐舌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一颗棒棒糖压压惊。

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哼,诅咒你是个单身狗。

“你是嘉德罗斯对吧?你究竟总是在哪里出现啊?”金扶起紫堂幻后异常不满的对着嘉德罗斯问道。

为什么每次出去都能遇到他呢?

紫堂幻惊恐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他也很想知道。次次这样,自己的小命都要没了。

雷德耸耸肩表示并不是自己想要威胁裁判球报告一下金的路线的,谁让老大这样呢?

听到金的提问,嘉德罗斯并没有反思愧疚自己这种可以称得上是变态的行为,甚至还有点小惊喜。

听听,还说不是暗恋我,这就开始打听我的路线了,是不是想要追我?

你追到我,我就跟你,嘿嘿嘿。

“怎么?想要了解我吗?你还不够格!”

“不,为什么我每次出来都能遇到你?实在是太倒霉了!我要远远的离开你才对,每次你一出来都没好事!”金鼓起腮帮,不开心的抱怨。

啊啊啊啊他好可爱好可爱!

紫堂幻和嘉德罗斯在内心疯狂刷屏。

尤其是直面金的萌的紫堂幻,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

脸上好烫啊,会不会被看出来?

“紫堂。”果然,金皱眉担忧的问道:“你是因为受伤生病了吗?不行,我们不能呆在这了。得要找个安全点的地方疗伤才行。”

“金!我……”紫堂幻张开嘴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一道低沉的声音便打断了他。

“金!”

姗姗来迟的格瑞警惕的拔出自己的烈斩,站在金的前面遮住他。

那耀眼的绿色,仿佛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一些事。

一些值得被原谅的事。

————————————

可能还会有可能会没有。

紫堂幻和金要怎么说?

评论(14)

热度(251)